这公司前脚上市众高管后脚离职背后很励志:72岁老人要重新出发

  这公司前脚上市众高管后脚离职背后很励志:72岁老人要重新出发。6月底才成功上市,还不到一个月,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就同时宣布辞职,几乎创下前脚上市后脚离职的最短时间纪录。这是怎么了?

  胰岛素龙头企业甘李药业(603087.SH)7月21日晚间公告称,收到部分高级管理人员的辞职报告,甘忠如、王大梅、宁军军因个人原因,分别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职务。

  甘李药业多名重要高管同时辞职引发市场关注,有声音称集体辞职或为减持套现,以规避限售期。不过甘李药业7月23日向红星新闻表示,的解读系误读,上述高管并没有离开公司,辞去管理职务只是为了全力攻坚新产品的研发工作。

  甘李药业成立于1998年,主要从事重组胰岛素类似物原料药及注射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2017-2019年营收分别为23.71亿元、23.87亿元、28.95亿;净利润分别为10.8亿元、9.34亿元、11.67亿元。

  虽然甘李药业的毛利率长期稳定在90%以上,但公司产品结构过于单一,对胰岛素制剂及胰岛素干粉的销售收入形成了高度依赖,最近三年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均超过95%。

  自从6月29日上市以来,头顶胰岛素的甘李药业一猛涨,从发行价63.32元涨至目前的220元左右。公司实控人甘忠如直接持有上市公司31.54%股份,其身家已超过270亿元。

  目前甘忠如虽然辞去了总经理职务,但仍然担任公司董事长。作为公司创始人,甘忠如生于1948年,今年已经72岁,确实年事已高,将管理工作交棒年轻管理团队也在情理当中。

  甘李药业类似于全员持股,既是对老员工的股权激励,也是为公司吸引优秀人才。红星新闻查阅招股书发现,旭特宏达、弘达兴盛、宏泰伟新、金正信达四家发起人股东均系员工持股平台,合计持有上市公司10.53%股份。按当前股价计,员工持股平台的市值已经超过90亿元,如果这些股票限售期满成功套现,无疑将批量生产千万富翁。

  事实上,近年来上市公司高管频现离职,确实也与减持套现有一定关系。根据《公司法》《证券法》的相关,上市公司董监高人员持有股份均有严格的限售期,且每年减持股份还有比例。但如果直接辞职,其限售期、减持比例将大大放宽,越早离职就越容易套现,也就越早实现财务。

  特别是一些专为推动公司上市而来的职业经理人尤为典型。以2019年A股最高年薪董秘王家庚为例,其年薪为726万元,在5年内成功推动了两次IPO,均是拿到股权后就闪电辞职。等股票限售期一过,他预计能成功套现1亿多元。

  虽然投资者对于甘李药业心存疑虑,担心管理层是否也想跑变现?但甘李药业明确否认了的疑问。

  7月23日,甘李药业向红星新闻表示,的解读系误读,上述高管并没有离开公司,辞去管理职务只是为了全力攻坚新产品的研发工作。

  甘李药业也在公告中表示,甘忠如、王大梅、宁军军的辞职报告自送达公司董事会时生效,其辞职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运作。甘忠如在辞去总经理职务后,仍然担任公司董事长、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王大梅仍担任公司董事;宁军军仍在公司财务部从事财务管理工作。

  公司进一步称,甘忠如和王大梅在辞任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之后,将带领研发团队心投入公司的新产品研发和技术创新工作。

  事实上,作为甘李药业的创始人,甘忠如过去一直将主要精力放在顶尖技术的研发上,并让公司成为首家掌握产业化生产三代胰岛素技术的中国企业,成功打破了国外巨头的技术。

  胰岛素主要用来治疗糖尿病。由于中国人口基数大,糖尿病患者众多,由此催生了巨大的胰岛素药物市场。目前三代胰岛素具有较高的技术壁垒,市场主要由跨国巨头诺和诺德、礼来、赛诺菲垄断,但甘李药业成功攻克了技术,分得了一杯羹。

  而毕业于大学国际制药工程专业的王大梅,同样是技术出身,过去也将主要精力放在研发工作当中。

  在上述重要高管辞职的同时,甘李药业聘任都凯担任总经理,聘任王斌、邢程、苑字飞、Lawrence Allan Hill分别担任公司副总经理。从这些人的简历看,以70后、80后为主,已经成长为具有代表性的年轻管理团队。

  新的管理团队核心都凯出生于1977年,毕业于英国拉夫堡大学,自2008年加入甘李药业。都凯一直致力于拓展海外市场,2018年他推动公司与国际制药巨头诺华旗下的山德士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甘李药业进军欧美市场的新征程。

  “甘李”来源于甘忠如、李一奎的姓氏组合,两人是北大生物系的同学,也是早年的创业伙伴。李一奎是老牌上市公司通化东宝(600867.SH)的创始人,已于2019年辞职退休,公司也交到了年轻一代管理团队手中。

  1995年,李一奎发现了糖尿病领域的巨大商机,于是从美国聘请老同学甘忠如回国创业。甘忠如后来在接受采访时回忆,当时在美国花了几十万美金,采购了很多仪器设备,整整装了两个集装箱,回国后就一头扎进了研发工作。

  两人先是在李一奎的老家通化,合伙创立通化安泰克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进行胰岛素的研发。1998年6月,甘忠如又在组建研发中心甘李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即甘李药业前身。到2005年1月,为解决公司资金瓶颈问题和扩大生产能力,甘李生物引进股东通化东宝及通化安泰克,公司代表人也变更为李一奎。通化东宝为控股股东,甘忠如则有实际的经营权。从当时的情况看,两人确实是“兄弟情深”。

  成立不久,甘忠如就带领团队研制了中国第一支生物合胰岛素,后来将专利卖给了通化东宝。2002年通化东宝实现量产,2003年通化东宝二代重组人胰岛素上市。随后甘李药业又开始研制第三代胰岛素。

  随着甘李药业的快速成长,与通化东宝的关系也出现了微妙变化。李一奎曾提出全资收购甘李药业,但甘忠如不同意,希望谋求上市,并开始引进外部投资者。2010年5月,甘李药业引入启明创投“输血”,顺便将通化东宝的股权份额大幅稀释。这也导致了甘忠如和李一奎产生了巨大分歧,两人就此分道扬镳。

  红星新闻查阅通化东宝历史公现,2011年3月,通化东宝以4.5亿元现金和三代胰岛素的生产销售权,退出了甘李药业,两人彻底分家。但双方同时约定,甘李药业获得二代胰岛素的专利和专有技术,并获准在42个月后上市销售;通化东宝获得三代胰岛素的专利生产技术,也获准在42个月后上市销售。

  从那以后,中国胰岛素企业少了一对兄弟,多了两家对手。如今,随着甘李药业对通化东宝的期限到期后,双方恐怕已经难免一战。

  甘李药业在招股书中也坦承面临通化东宝的竞争压力:本公司和通化东宝约定的期限已到期,通化东宝将可能生产和销售重组胰岛素类似物的中间体、原料及制剂,可能会对本公司现有产品的销售市场造成冲击并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从这个角度看,面对通化东宝的竞争压力,72岁的老人甘忠如并不敢掉以轻心,他带领甘李药业的研发团队重新上,或许正是未雨绸缪。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为本网所转载资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